骸音

这事,还要从三天前的短信说起。
他睡意惺忪的揉了揉你的头发,把你搂在怀里:“因为你足够好,所以我对你足够喜欢。”他的词汇,都用在了怼你身上,而表达对你的喜欢时,往往是最真挚朴实的语言。
悠然遇到白起之前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,然而碰到他之后,别说一见钟情了,一眼万年都不夸张,悠然算是深陷在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
张姨抱着一袋鼓鼓囊囊的猫粮走过来同悠然说“说起来那个小伙子穿的校服和你的一样,是不是找个借口过来追你的小男生啊”说罢张姨用手肘捅了捅悠然,笑眯眯的等着她的下文